正文 第1802章 大清洗

祭煉山河 食堂包子 4737 字 2020-09-16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老夫反對!”

蒙山大巫低吼,瞬間吸引來無數眼神。

祖庭中,響起一陣躁動。

“肅靜!”

玄衣大巫低喝,他身體前傾,眼神充滿壓迫,“蒙山,你奉命鎮守西疆,誰讓你擅回祖庭?”

“哼!”

蒙山大巫冷笑,“吾乃巫族大巫,只需尊奉蠻皇之命,祖庭何時有資格,約束我等大巫?!?/p>

他眼神橫掃,“諸位,是蒙山常年不歸,不知祖庭何時添了權柄嗎?”

一片沉默。

眾位大巫眼神涌動,其中不少露出痛快。

對祖庭近些年來,越發咄咄逼人的態度,他們也感到不滿。

可蠻皇大位空缺,祖庭暫掌權柄,再加上玄衣大巫一脈,強者輩出實力強橫,早已實際把控祖庭。

沒人敢輕易,挑起與他們的爭斗。

玄衣大巫面沉如水,舉起權杖,“蒙山,我執掌祖庭,自可暫代蠻皇權柄,你有意見?”

蒙山大巫道:“有!”

他抬手一指,“地火是蠻族大巫,按照我蠻族規定,只有蠻皇陛下才有資格,決定他的生死?!?/p>

“玄衣,即便你執掌祖庭,但你依舊不是蠻皇,擅殺大巫是對蠻皇權利的褻瀆!”

玄衣大巫手中權杖,此刻爆發光芒,“吾玄衣大巫,以祖庭執掌者身份宣判,蒙山大巫對祖庭不敬,其罪當關入黑獄,鎮壓三百年!”

祖庭中,其余大巫臉色一變。

有人起身,“玄衣大巫,蒙山并無明顯罪責,你這個判罰,未免有些太重了?!?/p>

“不錯,我蠻族大巫,每個都是族群支柱,豈能因為一些莫須有的問題,就受到重罰?!?/p>

“請玄衣大巫收回成命!”

今日罰的是蒙山,未來便有可能是他們。

玄衣大巫冷笑,“你們,都愿意支持蒙山,也就是說,對本座執掌祖庭多有不滿?”

眾人臉色微變。

權杖光芒暴漲,整座蠻族祖庭在這一刻被激活,“轟隆隆”低沉巨響,自大山深處傳出。

無形鎮壓力量降臨,將所有大巫籠罩在內。

“玄衣大巫,你要做什么?”有大巫驚怒咆哮。

玄衣大巫面無表情,“今日,吾便要動用祖庭之力,鎮壓大巫中的異端,確立祖庭之地位、權威?!?/p>

他眼神冰冷掃過眾人,“蠻皇大位空缺,蠻族群龍無首,才是我們落得如今,被荒人打壓、追殺地步的重要原因。本座欲重振蠻族,便要祖庭對整個蠻族,擁有絕對掌控?!?/p>

“地火大巫,本座一定要殺,蒙山出言不遜,也一定會遭受嚴懲,眾位誰還有意見,就在此刻提出!”

一片死寂。

祖庭之中,眾多蠻族大巫,心頭驚怒萬分。他們突然明白,今日審判大會,目的不是為了殺地火大巫,而是要趁此機會確立,祖庭對他們的絕對統治!

此后,大巫不再超然。

祖庭掌一切權柄!

誰都不甘心,可誰敢反對?這里是祖庭,手持權杖的玄衣大巫,是近乎無敵的存在。

更別說,玄衣一脈執掌祖庭多年,周邊那些祖庭護衛,此刻的沉默與冰冷眼神,便足以說明一切。

被祖庭之力壓制,他們實力受限,即便與祖庭翻臉,也只有被鎮壓的結果。

一片沉默!

“很好!”玄衣大巫面露滿意,“既然諸位都贊同,那么這兩項決意,即刻生效?!?/p>

“等一下?!?/p>

秦宇走進祖庭,眼神看向蒙山大巫,“你看,鬧到最后不還是,要正面硬剛才行?”

蒙山大巫苦笑,“是?!?/p>

玄衣大巫皺眉,“你是誰?”

他眼底,浮現一絲驚疑。

因為在這一刻,他駭然發現,祖庭之力居然不能夠,壓制此人的氣息。

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它們感受到了敬畏。

根本就不敢靠近眼前之人,而表露出一種,近乎臣服的姿態。

這種情況,尚且是第一次出現!

秦宇拂袖一揮,祖庭鎮壓之力,如潮水般退去。

齊聚于此大巫,猛地瞪大雙眼,面露驚駭。

迎著眾多眼神,秦宇邁步前行,走向玄衣大巫。

“站??!”

玄衣大巫突然,自心底生出慌亂,手中權杖亮起。

可就在這時,秦宇看過來一眼,他手中權杖熄滅。

“你到底是誰!”

玄衣大巫咆哮。

秦宇淡淡道:“蒙山?!?/p>

恢復自由的蒙山大巫,深吸口中環視周邊,“諸位,今日你們眼前所見,便是我蠻族新皇!”

一句話,石破天驚。

祖庭一

片混亂。

一個個大巫,猛地起身,瞪大眼睛露出震動。

蠻皇!

玄衣大巫瞳孔收縮,怒吼,“胡說八道!若是我蠻族新皇,祖庭豈會沒有感應……不對,本座認出來了,你是開天劍宗秦宇!”

他舉起權杖,“蒙山,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私帶外人進入祖庭,這是通敵重罪!”

“沒錯,的確是開天劍宗秦宇?!?/p>

“本座看過他的影像!”

“可……為什么他能,直接揮退祖庭鎮壓之力?”

秦宇道:“本宗的確是秦宇,但同時,朕也是蠻族新皇!”

一句話開口,整個蠻族祖庭,劇烈震蕩。

轟隆隆

似有磅礴力量,要從中爆發,卻被強行壓制。

玄衣大巫一口鮮血噴出,臉色慘白。

而秦宇冰冷眼神,已落在他身上,“玄衣大巫好手段,禁錮祖庭之力,試圖強行煉化,你想造反嗎?”

“??!”

眾多大巫驚呼。

玄衣大巫怒喝,“你少血口噴人,本座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能夠克制祖庭之力,但你竟敢冒充蠻皇,罪不可赦!”

“來人,動手鎮壓秦宇!”

強大氣息爆發,祖庭中六名大巫同時出手,他們都出身玄衣一脈。

“哼!”

秦宇重重冷哼,沖來的六名大巫,臉色直接慘白,一口鮮血噴出。

“蒙山,以下犯上對朕出手,按蠻族律該當何罪?”

蒙山大巫恭敬道:“回稟陛下,罪當死!”

“很好?!?/p>

秦宇抬手一握。

“不!”

六位蠻族大巫,同時驚恐尖叫。

下一刻,頭顱炸開,紅白迸濺。

一擊,玄衣大巫掌控祖庭的根基,被瞬間清空。

玄衣大巫睚眥欲裂,“秦宇!”

心中卻充滿恐懼,對他的身份,已不再懷疑。

若非是蠻皇,又豈能掌控,所有蠻族的生死。

一擊,便直接抹殺掉六位大巫!

既然秦宇毫不猶豫,就殺了他們六人,那么自然也就能,再干掉他。

“是你逼我的!”

咆哮中,玄衣大巫憤怒咆哮,他手中權杖再度發光,“秦皇,秦宇就在……”

聲音戛然而止!

他整個人被無形之力掐住喉嚨,被提到半空中,臉上漲的通紅,一根根血管凸起,再發不出半點聲音。

瞪大雙眼中,快速遍布血絲,露出無盡驚恐。

秦宇一抬手,權杖略微掙扎,呼嘯飛來落入他手中。

低頭看了一眼,他眼神冰寒,“玄衣大巫,不愧是執掌祖庭的存在,為了成為新的蠻皇,竟甘愿歸順大秦?!?/p>

他抬手一抓,絲絲縷縷氣息,自權杖中飛出,落入到他手中不斷掙扎。緊接著,這些氣息劇烈涌動,一張面孔從中浮現,赫然就是秦皇。

“秦宇……”他只來得及,發出驚怒咆哮。

這一團氣息,便已經被秦宇,直接捏成粉碎。

剛剛降臨的恐怖威壓,被強行中斷。

“秦皇!”

蒙山大巫怒吼,“玄衣,你竟敢私通大秦,是要將我蠻族,徹底置于死地嗎?”

祖庭中其余大巫,一個個驚怒萬分,同時后怕不已。

若非今日,秦宇直接出手鎮壓了玄衣大巫,他們都還蒙在鼓里,恐怕用不了多久,蠻族就要落入大秦手中!

玄衣大巫面露死灰,眼神怨毒無比,死死盯住秦宇。

他被甩在地上。

秦宇跨過他,一步一步,走到祖庭王位之上。

“朕,是蠻族之皇?!?/p>

“這個位置,自然只有朕能坐!”

他轉身落座。

轟隆隆

蠻族祖庭洞天小世界,這一刻風起云涌,被封鎮在地底的祖庭之力,剎那間沖破封鎖。

它們匯聚而來,注入秦宇體內,這一刻天地之間,陡然凝聚出他的身影。

如遠古巨人,頂天立地!

“是蠻皇陛下!”

“我族新皇,繼位了!”

“拜見陛下!”

祖庭中大巫,激動萬分跪地。

整租祖庭洞天小世界,無數蠻族也感應到了,來自祖庭的變化。

一個老蠻人,激動的渾身顫抖,掙扎著跪在地上,“蠻皇……蠻皇……我們的皇,他歸來了!”

玄衣大巫呆呆看著眼前一幕,身體驀地一顫,旋即面露瘋狂。

“秦宇,你是新皇又如何?蠻族祖庭是我玄衣一脈掌控,就算你殺了我,

玄衣一脈也會將祖庭的位置傳送出去,到時秦皇降臨毀掉祖庭,你們所有人都要死!”

蒙山大巫一臉震怒,“閉嘴!玄衣你膽敢如此,你這一脈血統,將被蠻族徹底清洗!”

玄衣大巫獰笑,“清洗又如何?我玄衣一脈已毀,那就一起死!”

眾位大巫臉上,露出驚悸之意。

玄衣一脈執掌祖庭多年,早就滲透這里的每一處,誰也不知道他們,究竟留了什么后手。

哪怕他們真的不惜殺戮,血洗玄衣一脈,也未必能杜絕隱患。

而一旦祖庭的位置,真被秦皇知曉,他降臨而來……那蠻族,將迎來滅頂之災!

玄衣大巫狂笑,盯住秦宇,滿臉的快意。

蠻皇又如何?

而這個位置,只差了一點點,就是他的!

既然他要死,那就拉著所有人,一起毀滅。

秦宇面無表情,突然道:“玄衣,你是不是很驚訝,剛才面對朕的時候,為何突然毫無抗衡之力?!?/p>

玄衣大巫臉上微滯。

秦宇道:“不是因為,朕蠻皇的身份,鎮壓了你。真正的原因,是你們玄衣一脈,從很多年前開始,生死便已不在你們自己手中?!?/p>

秦宇抬手,他掌心光芒涌動,凝聚出了一份契約。在這份契約中,有無數個或是明亮,或是暗淡的光點。

“你或許沒有見過這份契約,但看到它的時候,你的血脈就會告訴你,它是什么?!?/p>

“而現在,這份契約已經,轉移到朕的手中,掌控著它也就等于,掌控了你們一脈的命運?!?/p>

“要你們生就生,要你們死……”

秦宇抬手一戳。

“??!”

一聲慘叫,大殿中另外一位大巫,突然爆體而亡。

而在此之前,他從未表露出,與玄衣一脈之間,有任何的關系。

甚至,雙方還是對立狀態,剛才這位大位,也站出來為蒙山大巫說話。

可如今,事實俱在眼下。

玄衣大巫身體一顫,眼露驚悸!

死去大巫真正的身份,他自然一清二楚,再看秦宇手中契約,整個人都在顫抖。

“不!”

有這份契約,秦宇便真的可以,徹底清洗掉,整個玄衣一脈。

一個不留!

玄衣大巫跪在地上,“陛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求您,不要徹底清洗我們,玄衣一脈愿意歸順您!”

蒙山大巫略微猶豫,躬身道:“陛下,您已降臨祖庭,身份暴露之后,必定將掀起一場,席卷天下的大戰。我族正是用人之際,不如只誅惡首,給其他玄衣一脈,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p>

“是是是!”玄衣大巫連連磕頭,“我愿意一死,以平息陛下怒火,求您高抬貴手!”

秦宇搖頭,“朕,不相信背叛者?!?/p>

玄衣大巫猛地僵住,面露絕望。

整個玄衣一脈……都完了……

“秦宇!你清洗掉玄衣一脈,蠻族祖庭一定會被毀滅,本座早就留了后手,沒有玄衣一脈維持,它就會主動暴露出來!”

蒙山大巫面露驚怒,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玄衣大巫絕對不會說出這些。而一旦,真的饒恕了其它玄衣一脈,便等于給蠻族,埋下了巨大隱患。

“玄衣,你真這么做,就是蠻族永遠的罪人!”

玄衣大巫咆哮,“是你們逼的!都是你們逼我的!”他死死盯住秦宇,“秦宇,我愿意一死,求你饒恕玄衣一脈,該你做出決斷了!”

秦宇抬手,抓住眼前的契約,重重一握。

“朕,不接受威脅!”

玄衣大巫瞪大眼,充滿難以置信。

他怎么敢……他居然敢……他真的敢……

他整個人,直接炸碎!

而與此同時,類似的情況,出現在整個蠻族祖地,甚至是四方蠻族疆域。

玄衣一脈所有人,只要體內流淌著,簽署契約的血脈,都被徹底清洗。

祖庭中,血腥幾成實質!

因為,跟隨玄衣死去的,還有近乎所有的祖庭守衛。

鮮血流滿大地。

一個個大巫,臉上露出敬畏、驚悸,心頭顫栗不已。

陛下,心性竟如此強硬、冷酷!

只有蒙山大巫猜到,秦宇這樣做,是為了用最直接、有力的辦法,掃平蠻族內部一切不同聲音,以應對接下來的大戰。

可玄衣一脈盡死,祖庭隱患如何解決?

他苦笑,“陛下,我們有麻煩了!”

秦宇收手,道:“朕殺了他們,就不懼威脅,此處既有暴露可能,那我們就換一處地方,重建蠻族祖庭!”

星海洞天,就是最好的選擇。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