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6章 世界之心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第七座白玉京。

九天之上,層云之間,有巍峨殿宇林立,盡顯仙家氣派。

程浩然站在大殿前,眉頭皺緊面露沉凝,不時回望一眼寂靜大殿,心頭抓撓不已。這一刻,他雖手持書冊,卻罕見的不能,沉浸心神到其中。

羅冠他……究竟在跟師尊說什么事?距離他出來,已經過了兩個時辰,大殿內始終安靜無聲。而之前,師尊說過讓他在殿外等,程浩然暗暗苦笑,本以為就片刻時間,哪知道這么久,可師尊既然發話,他就只能等下去。

“程師兄!”

“拜見程師兄!”

有白玉京修行者經過,紛紛躬身行禮,語態恭敬萬分。

程浩然身為,第七道主坐下,最受器重的弟子之一,其本身修為也極其強大,被視為是道主之位,最有可能的繼任者之一,地位尊貴萬分。程浩然點頭回禮,神色平靜至極,可心思根本不在這邊,始終注意著大殿內的動靜。

終于,他聽到了殿門開啟聲,猛地回頭就看到,秦宇自大殿內走出,第七道主笑容滿面,神態親近送他出來,只一眼就能判斷出,兩人相談甚歡。

程浩然躬身行禮,“師尊……”

“浩然啊,你還在這?!钡谄叩乐魑⒄?,伸手拍了拍他,“辛苦了,趕緊回去休息?!?/p>

就這……

程浩然看了看秦宇,又看看擺明了,不準備跟他說的師尊,心頭暗暗苦笑,“是,師尊?!?/p>

轉身離開。

第七道主道:“羅冠道友,本座這個弟子,你看著如何?”

秦宇道:“程道友很不錯,未來必有一番造化?!?/p>

“本座也這么覺得?!钡谄叩乐魑⑿?,“道主之位,本座是準備傳給他,但前提需要本座,能夠更進一步,為浩然騰出位置。所以我這個弟子,何時才能成就造化,還要羅冠道友你多多相助?!?/p>

秦宇道:“道主放心,羅某答應的事,定會盡快做到?!?/p>

“那就好,本座等你的好消息?!?/p>

“一定?!?/p>

秦宇沖天而起,身影一個閃動,直接消失不見。

第一步,順利達成!

第七道主顯然,已經相信了,秦宇給他畫出來的餅餅。但相信,也分為不同層次,現在頂多就是,愿意給秦宇一個機會去證明。

所以,第一步盡管順利,可接下來才是真正關鍵所在。

秦宇必須要獲得,來自第七道主的真正信任,只有這樣才能夠,繼續后面的計劃。引九位道主,落入陷阱之中,并不意味著,秦宇就必須費盡心機去算計所有人。只要第七道主做出榜樣,其余道主察覺后,通過自身調查后,發現事情“真相”,自然就會對此深信不疑。

所以,取信第七道主這一步,是眼下最關鍵的一步,絕不能出任何差錯。

恒海近海區域,海王島。

空間震蕩中,秦宇邁步走出,神念橫掃而過,無數海盜臉色大變,紛紛跪伏在地,“恭迎海王閣下回歸!”

被白玉京的修行者帶走,現今還能安然無恙,這本身就已經,表明了某些事情。之前,海王閣下鎮殺東海大帝之事,現在已是告一段落!

海王閣下安然無恙!

只此一點,就令無數海盜,心頭震動無比……海王閣下的實力,究竟多強?居然面對白玉京,都能夠安然無恙!

黑珍珠跪在地上,恭恭敬敬行禮,“拜見海王閣下!”輕薄紗裙,微黑膚質,盡顯魅惑誘人。

但很可惜,女海盜的那點小心思,如今在秦宇眼中,根本就是浮云?,F在這情況,他哪還有念頭,去想男男女女之間的那點事。

“嗯,本座此番回來,將閉關一段時間,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打攪?!?/p>

說完,秦宇身影一個閃動,直接消失不見。

“是?!焙谡渲槠鹕?,咬住嘴唇,臉上露出失落、無奈……大概,她是真的敗給了,一個臭男人。

好氣!

另一邊,海王島上一座大殿,秦宇身影出現其中,拂袖將內外封閉?!拔恕薄拔恕钡统琳瘌Q中,大殿本身陣法已經開啟,釋放出強大氣息。

秦宇盤膝而坐,翻手掌心出現一只玉瓶,不久前在白玉京時,第七道主親手交給他,正是程浩然自天靈族所在冰封世界中帶回來,內部封印著為數不少的天地本源。

“小藍燈!”

伴隨一生低喝,大日虛影悄然浮現,一只手從中伸出,將玉瓶拿走,“我需要一些時間?!闭f完,大日虛影消失不見,接下來它將動手,煉制出一顆世界之心。

但這段時間,秦宇也不會閑著,必須要配合小藍燈,做到天衣無縫才可!伴隨心念一動,九界圣地令牌出現,他抬手一指,點在這塊令牌表面。

令牌震蕩,一絲波動釋放,秦宇抬手取出山河劍,向前一斬。劍鋒所至,震蕩波紋消失,松手將山河劍留在外面,沒有任何猶豫,他一步跨入其中。

下一刻,當眼前視線恢復,秦宇出現在天靈族所在冰封世界。心念一動,鎖定自身方位,他一步踏落,直接降臨到天靈族所在封印。

帳篷外,正看著一群孩子,在青綠草叢中奔跑的大族老,臉上露出喜意,躬身行禮,“拜見主宰!”

嬉笑打鬧的孩子,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面前的秦宇,眼神怯生生。等看到周邊的父母、長輩,紛紛跪伏在地,他們一個個的,也似模似樣趴到地上。

秦宇眼底閃過一絲波瀾,現在他掙扎求生,為的是自己,卻又不僅僅是自己。比如眼前這些孩子,今日看到了他們的笑臉,可結界之外依舊是,冰寒刺骨的環境,足夠瞬間殺死他們。如果他殞落,這里的一切美好,轉眼就將破滅。

壓下念頭涌動,秦宇道:“大族老,我有事情找你?!?/p>

“閣下請跟我來?!?/p>

進入大族老的營帳,結界內變暖和后,天靈族的族人,不需要再聚集到一起。

大族老恭敬行禮,神態肅穆而虔誠,“至高無上的主宰,您的一切意志,都將是天靈族的最高準則,不論需要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請您盡管吩咐?!笨此?,怕是秦宇現在讓他自殺,大長老都不會有半點猶豫。

“放心,此事并不困難,本座只需要天靈族,配合我演一場戲?!鼻赜钐?,一指點在大族老眉間,幾息后收回。

大族老睜開眼,臉色變得精彩,他猶豫了一下,看著秦宇道:“主宰閣下,做到這些并不難……可這未免對您……對您太不恭敬了……天靈族上下,不敢對閣下您,有絲毫的冒犯??!”

秦宇揮手,“本座吩咐的事情,照做就是,自然不會因此,就遷怒你們?!?/p>

“是?!?/p>

“注意保密,這件事情,現在就只有你一人知曉,絕不許再告訴任何人?!?/p>

說完,秦宇并未久留,轉身消失不見。

然后,他出現在當初,另外一處天靈族的居住地,眼神掃過安靜的帳篷,秦宇略微猶豫,抬手在前一抹。無形力量釋放,將眼前的帳篷,及帳篷中死去很久很久的天靈族眾人,直接變成齏粉消失不見。

死者已矣,便早日安息!

幾步走過,秦宇縱身躍入地底裂縫,打開了進入巖漿世界的通道,一步邁入其中。

……

白玉京。

第七道主召喚來程浩然,直接道:“浩然,將你們進入那座世界后,所發生的事情,完完本本告訴本座,不許有任何隱瞞?!?/p>

程浩然恭敬行禮,“是,師尊?!?/p>

當即,他沒有半點遮掩,將自己所知曉的一切,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當第七道主聽到,在程浩然收集天地本源時,秦宇突然消失的時候,他眼神微亮。

“消失了?你確定這個形容恰當?”

程浩然道:“師尊,的確是消失?!彼J真道:“弟子當時雖然忙于,收集天地本源,但心神一直都在感知周邊,以避免出現意外措手不及。在這過程中,弟子并未察覺到,任何一點氣機沖突。所以,只能是羅冠主動離開,而在之后的時間,弟子再沒能在那座冰封世界中,找到屬于羅冠的痕跡?!?/p>

“直到一月之期已滿,我們即將回歸時,羅冠才突然出現,而且……弟子從他身上,感應到了一絲,自外界沾染而灼熱氣息?!?/p>

第七道主皺眉,“外界沾染?”

“沒錯!”程浩然道:“那氣息,絕非羅冠體內散發,可冰封世界中氣溫極低,根本不可能存在,如此熾烈的灼燒氣息。所以弟子懷疑,在羅冠消失的時間,那座世界中一定發生了某些,弟子并不知曉的事情?!?/p>

他臉上,露出一絲慚愧,躬身,“還請師尊降罰,弟子跟隨羅冠一起,進入到冰封世界,卻根本沒能夠看好此人,有負師尊對我的信任與器重?!?/p>

第七道主擺手,“羅冠此人,修為強大無比,本就非你能夠盯住的,出現這種情況,本座并不怪你?!边@一刻,他念頭快速轉動,已經基本相信了,之前羅冠說的一切。只不過,羅冠此人對他說的,似乎還有保留。

比如,他身上所沾染的灼熱氣息……那就不僅僅是,發現了祭壇連接的其他世界,羅冠怕是已經進去過了,這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浩然,你下去吧。記住,今日本座問你的事情,不要對任何人提起?!?/p>

“是,師尊?!背毯迫还Ь葱卸Y,他退后兩步,正要轉身離開,臉上浮現一絲猶豫。

第七道主揮手,“這件事情,你暫時還不能知道,等時機到了,自然會告訴你?!?/p>

等程浩然離開,第七道主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羅冠此人,必定另有隱藏,而這件事,第九道主或許知曉。

想到這,略微思索后,第七道主起身,他一步邁出,瞬間貫穿無盡距離,來到第九座白玉京外。

雖說,以他身份是有資格,直接進入其中,但第七道尊選擇止步,“九道,出來一見?!?/p>

他聲音平靜,直接傳入白玉京中,但這聲音卻又不能,被其他人捕捉。

第九道主走出,拱手,“七道,找本座何事?”

第七道主直接道:“羅冠此人,對我有大用,他殺了囹圄,本座愿代為補償?!?/p>

第九道主微微皺眉,看了他一眼,“此事,本座之前說過,就此作罷?!?/p>

第七道主陷入沉默,短暫安靜后,他緩緩道:“本座想知道,你為何要殺羅冠?”

“有必要?”

“本座說了,羅冠對我而言,有大用?!?/p>

第九道主道:“本座不喜歡他,這個理由夠嗎?”

第七道主皺眉,“你要什么,才愿意交換?”

第九道主淡淡道:“本座要知道,七道你與羅冠之間,所達成的合作?!?/p>

第七道主面無表情,“九道你的話,本座并不明白?!?/p>

“既如此,本座與七道你之間,也就沒什么好多了?!钡诰诺乐鬓D身,“不送?!?/p>

他身影消失。

第七道主轉身,回歸白玉京中,臉上平靜之中,終于浮現一絲陰沉。囹圄很難纏,是九座白玉京中修行者,眾所周知的事情,但他們不知道的是,論及難纏程度,第九道主才是真的可怕。被他察覺到一絲痕跡,以第九道主的心性,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這讓第七道主心頭窩火,又忍不住生出一絲后悔……之前,直接去找第九道主,看似有著完美的借口,但還是被他嗅到,一些不尋常的味道。

“不對?!钡谄叩乐鬣驼Z,他來回走動幾步,臉上陰沉逐漸歸于平靜。

囹圄之前動手殺羅冠,一定是得到了,來自第九道主的授意,也就是說他早就已經,注意到了羅冠。無論這次,他有沒有前往第九座白玉京,結果都不會改變第九道主絕不會,輕易罷手,之前的所謂揭過,更像是草草了結,不愿繼續被人過多關注,他對羅冠出手一事!而且,現在就察覺到,來自第九道主的關注,總比放松警惕好得多。

這結果,倒也能接受。

第七道主來回踱了幾步,突然抬手在前一點,空間波動中浮現畫面,正是海王島如今的景象。他眼神直接,鎖定在秦宇現今,閉關的大殿。

如果第七道主愿意,隨時都能夠突破,這座大殿封鎖,看到內部發生的事情,而且有很大概率,不會被察覺。但猶豫再三,第七道主并未出手,拂袖散去眼前畫面。

一切,等拿到羅冠口中,所說的世界核心再說……如果他真能夠做到,那就萬事安好。否則,便直接動手,將此人鎮壓,逼問出他隱藏的秘密!

半個月后,海王島。

空間震顫中,秦宇從中邁出,早就蓄勢待發的山河劍,自行斬落下來,泯滅氣息波動。

“小藍燈!”

秦宇低喝。

悄無聲息,眼前空間向內坍塌,就像是一只,突然張開的大口,“交給我吧?!?/p>

秦宇拂袖一揮,無數顆星星點點,各種不同的顏色,出現在眼前。這些光點,皆是他收集而來的,九座不同世界的天地本源,空間坍塌內傳出吸力,將光點盡數吞入。

很快,它邊緣區域,便劇烈震蕩起來,一只拳頭大小的光團從中飛出,其核心區域就像是,一顆不斷收縮膨脹的心臟,正在不斷的跳動著。

秦宇眼神微凝,這就是……世界之心!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