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利維坦血脈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維京察是海族里里克里家族的成員,而且還是血脈純度前五十的成員,不過他現在已經被剝奪了里里克里家族的姓氏,逐出了里里克里家族,成為了一個流浪海族。

雖然被剝奪了家族身份,失去了所有的特權,但維京察卻對自己當年的決定并不后悔,如果是回到當年,讓他再次做出選擇,他依然會做出同樣的選擇,響應克莉絲的招募,加入海神教會。

如果只是普通的海族加入海神教會倒也不會引起什么太大影響,但維京察不同,他出身的里里克里家族也不同,要知道里里克里家族一直以來都是海族圣廟的掌管者,他們掌管者海族圣廟的一切事務,所有家族成員成年之后都會加入海族圣廟成為圣廟的神職人員。

雖然里里克里家族從來都不參與到海族其他家族對海族權力的爭奪中,但他們的影響力卻因為海族圣廟的加持,一點也不必最靠前的那幾個海族家族差多少。

然而,這樣一個和海族整體信仰結合如此親密的神職家族中,卻出現了一個血脈靠前的家族成員,背棄了海族的圣廟,選擇加入到了海神教會,這件事無疑會再海族內部造成極大的動蕩。

雖然海族同樣是信仰海神,同樣是海神眷族和虔誠信徒,但他們和海神教會的關系卻并不好,甚至絕大多數時候都只能用糟糕來形容。

之所以會是這樣一個對立關系,主要還是海神教會和海族圣廟都在爭奪誰才是海神真正眷顧的人。

雖然這聽上去有些讓人哭笑不得,就像是兩個孩子在爭奪誰才是爸爸最愛的兒子一樣無比幼稚可笑,但對于海神教會和海族圣廟來說這卻是最為重要的事情,甚至超過了他們自身的發展,因為這關系到了誰才是正統的信仰。

海族圣廟早在海神教會出現以前就已經存在了,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宗教場所,海神也曾數次給予過祝福,所以稱它為圣地也毫不為為過。

海神教會就資歷上而言完全處于被碾壓的狀態,但新生的海神教會卻有著海族圣典沒有的蓬勃精神,而且更重要的是海神教會不像海族圣廟那樣對加入者的身份有著嚴格的篩選,幾乎所有人想要加入海神教會,都沒有問題。

隨著海神教會的不斷壯大,雖然教會內部無論信徒、還是神職人員的素質都有些參差不齊,但量變產生質變,大量信徒和神職人員的加入將整個教會支撐了起來,讓他們即便站在海族圣廟面前,也能夠平起平坐。

雖然海神教會和海族圣廟之間的摩擦經常發生,但他們卻很少展開大規模的沖突,并且也非常默契的不對對方的神職人員高層動手,這個動手既包含了武力上的動手,也包含了挖對方的墻角。

克莉絲招募人手,維京察加入海神教會,他們的行為可以說是徹底的打破了這種不成文的禁忌,作為漩渦中心的里里克里承受著整個海族的憤怒,為此他們不得不放棄一部分圣廟權力,才得以平息這場風波,所以維京察被里里克里家族除名也毫不過分。

雖然很清楚自己的行為給家族、給整個海族造成了什么樣的糟糕影響,但維京察卻一點也不后悔,因為當他看到跑到海族城市招募信徒手下的克莉絲時,他就知道自己應該為之效力的人出現了,自己的人生目標也出現了。

之后的事情發展也如他所料那樣,克莉絲憑借個人強大的實力,完美的完成了海神教會頒布給她的一次次艱難任務,克莉絲在海族的地位也從底層普通的神職人員,一步步的往上提升,最終成為了海神教會頂端權力最大的幾人之一,并且還成為了海神神器的執掌者。

從始至終追隨克莉絲的維京察也是一次次的看著克莉絲做出最正確的決定,解決掉一個個麻煩,他甚至覺得克莉絲的決定永遠都是對的。

然而,這一次克莉絲的決定卻讓他這個死忠者感覺非常不妥當,因為此時此刻,正是海神教會內部爭斗最激烈的時候,克莉絲選擇離開局勢中心,來到這個塔蘭克海溝,顯然有些不合時宜。

作為克莉絲心腹的維京察能夠接觸到其他人無法接觸的隱秘資料,所以他對現在海神教會內部局勢的更加了解,雖然現在看上去神裔圣堂似乎占據了上風,逼得海神教會內部不得不同意雙圣堂制,但實際上克莉絲已經從最開始的主動,變成了現在的被動。

正在建造的神裔圣堂就是容易被攻擊的目標,現在所有人都在盯著克莉絲,盯著正在建造的神裔圣堂,而克莉絲也已經將這么多年積累的所有財富都投入到了圣堂的建設和人員的招募了,要是神裔圣堂無法在約定時間內建造,那么按照約定雙圣堂制將會向后推遲,并且克莉絲的聲望也會受到無法恢復的打擊,神裔圣堂也可能最后會落空。

按照維京察的想法,克莉絲現在最重要的是待在總圣堂那邊,盯著神裔圣堂的建造,阻止那些對建造造成破壞的行為,而不是莫名其妙的跑到這里來,要冒險滲入到塔蘭克海溝。

雖然維京察對克莉絲的決定有些異議,但他卻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依舊選擇忠實的追隨克莉絲來到這里,并且也做好了隨克莉絲深入海溝的準備,這就是他一個神裔圣衛該做的事情。

“大人那邊在干什么?”另外一名神裔圣衛或許是覺得待著有些無聊,便湊到了維京察身邊,詢問道。

維京察沒有回答,只是平靜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同僚。

“剛才你也應該感覺到了大人動了神器?!边@名神裔圣衛看了看堡壘那邊,說道。

這時正在監督老杜克的人對梭狀船只進行最后檢查的神裔圣衛也走了過來,頗顯不屑的說道:“那又怎樣?難道你覺得有人能夠威脅到掌握神器的大人嗎?”

“當然,我當然不這么認為?!蹦敲褚崾バl連忙否定,然后解釋道:“我只是覺得大人或許會需要我們幫助……”

維京察沉聲說道:“大人,需要我們幫助的話,她會說,現在大人的命令是讓我們待在這里做準備,不要去打擾她?!?/p>

就在維京察的話音剛剛落下,堡壘方向便傳出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氣息,這股力量氣息直沖天空,然后向著四周擴散開來,將整片礁石海域全都籠罩起來。

這一刻,無論是水里的海魚,還是地面那些海盜,又或者維京察他們這些神裔圣衛,全都感受到了一股源自血脈上的無形壓力,這種壓力從內到外,甚至都作用在了他們的精神、意志和靈魂之中,讓他們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就全都停止了手中的活動,或是沉入海底,或是趴在地上,就像是膜拜神靈似的。

同其他人不同,已經和克莉絲形成了某種血脈契約的神裔圣衛們他們眼中的景象變得有些不同,在他們眼中空無一物的堡壘上空此刻多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虛影,這個虛影擁有無比龐大的提醒,并且提醒就像是流動的水一樣不斷變化,唯一不變的就只有一雙眼睛,一雙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的眼睛,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唯一能夠感受到的就是渺小。

“克莉絲大人?”雖然從內到外的無窮壓力讓三名神裔圣衛就連話都無法說出來,但他們依然能夠通過特殊的血脈相連方式,感受到了那個虛影屬于誰。

就在他們心中猜測堡壘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的時候,那股落在他們身上的無形壓力瞬間消失不見,消失之快,之突然,讓所有人都有一種剛才那股壓力只是錯覺的古怪念頭。

只不過,他們很清楚那并不是錯覺,因為直到現在他們依然都還是能夠回憶起剛才那種無從反抗的感覺,依然還是心有余悸。

“我們應該……”這時神裔圣衛已經恢復正常,其中一人忍不住擔憂,說道。

“我們只需要執行大人的命令?!本S京察打斷了同僚的提議,雖然他同樣對克莉絲現在感到擔憂,但他依然還是堅持遵守克莉絲的命令。

其他兩人見此情況,也沒有多說什么。

與此同時,在堡壘的某個實驗室中,雷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稍微舒了一口氣,頗有些羨慕的看了看旁邊陷入深度昏迷中的老杜克,然后轉身仔細的檢查現在克莉絲的情況,并且開始嘗試著將克莉絲身上已經隔離出來的人類血脈開始抽離。

剛才克莉絲服用了藥劑后,開始隔離了身上的人類血脈,保留了最初的利維坦血脈,在隔離完成的那一刻,利維坦血脈積壓已久的力量完全釋放了出來,所幸雷歐有所預料,早就在周圍布置了符文魔法陣將所有爆發出來的力量分流驅散。

如果爆發的力量能夠更加持久一些,或許可以讓符文魔法陣超出承受極限碎裂,但可惜的爆發的力量非常短暫,僅僅只是形成了一波沖擊,然后就收了回去。

血脈力量爆發在雷歐的預料之中,但伴隨力量產生的生命形態威勢則超出了雷歐的預料。

血脈爆發出來的力量充其量也就是相當于七級靈能者的程度,但血脈蘊藏的生命形態等級卻達到了九級靈能者,甚至最高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半步邁入到歐米伽級高等生命體的行列,這也就是說克莉絲身上的利維坦血脈不使用任何方法,讓其隨著時間自然進化,最低也能夠達到九級靈能者的程度。

當時這股生命形態威勢出現的時候,雷歐也被壓制得很厲害,差點用精神力凝聚石頭王座來對抗這種生命形態的壓制,所幸就如同血脈力量一樣,這股威勢也很快消散了。

現在雷歐對克莉絲人類血脈的剝離,進行得非常順利,也不知道是利維坦血脈太過強大,還是人類血脈太過弱小,總而言之整個過程人類血脈沒有出現任何阻礙,就被抽離出來,形成了一枚心臟形的血寶石。

在作為克莉絲主要原初血脈之一的人類血脈被剝離之后,克莉絲剩下的利維坦血脈也沒有了干擾開始潛移默化的改造克莉絲的身體,而克莉絲的外形也逐漸從人形變成了一個魚人狀的黑影。

雖然這個變化看上去很普通,但雷歐卻一點也不敢小瞧現在克莉絲正在被利維坦血脈改造的身體,因為克莉絲完全黑影化的那一刻,她身上的氣息讓雷歐感覺到像是在面對宇宙中的黑洞似的。

而且更讓雷歐感到新奇的就是克莉絲身上的氣息,也引起了雷歐體內的一股力量產生波動,這股力量就是混沌胃囊產生的吞噬之力。

這并不是同源力量的那種共鳴反應,而是克莉絲身上的利維坦血脈之力和雷歐的吞噬之力有著某種相同的氣息。

另外,這種波動也影響到了雷歐的身體,讓他有種想要將克莉絲一口吞下的沖動。

“你想吃了我?”這時候,克莉絲似乎已經從血脈引導的狀態恢復了過來,并且朝雷歐說道。

“有這個想法?!崩讱W沒有否認。

“我也一樣,這是什么原因?”克莉絲逐漸驅散身上的血脈力量,讓身體從黑影狀態變回人形,只不過因為人類血脈被抽取的緣故,她此刻的人形變得并不完整,身上覆蓋了靈片,眼睛呈現出魚人裝,頭發也如同某種水生植物一樣漂浮著。

雷歐簡單的解釋道:“因為你的血脈力量中有一部分和我掌握的某種力量有著一些相同的地方?!?/p>

克莉絲沒有說什么,然后轉頭看了看雷歐手中那枚心臟狀的血寶石,說道:“這就是我的人類血脈嗎?”

“是的?!崩讱W將血寶石遞過去,說道:“可以留作紀念,但我還是建議你最好毀掉它,畢竟有些力量可以通過血脈來施展?!?/p>

克莉絲沒有說什么,而是結果了寶石,默默的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后受到了口袋中,看樣子似乎并沒有聽從雷歐的建議。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