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41 殺戮天才

末日樂園 須尾俱全 3552 字 2020-09-15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其實這一章早就寫完了,但是起點后臺之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始終打不開頁面,給我5分鐘找下錯別字就能發了

“這都是什么破事兒?。?!”

伴隨著女性怒氣沖沖的喝罵聲,一只靴子重重地踹在了公交車車門上,立刻震得落客門一陣搖晃。然而頭頂上方寫著一個鮮紅“1”字的牌子,依然穩如泰山地掛著。

在林三酒背后,是在低著頭嘆氣的瑪瑟,以及剛剛從激動中平靜下來的盧澤。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了嗎?”林三酒喘著氣,兩眼通紅,無名火更旺了:“這是誰在背后搞鬼??!”

瑪瑟無奈地輕聲安慰道:“小酒,你別生氣了。從另一方面來看,也許這個倒數反而救了我們一命……要不然,說不定咱們早就死了?!?/p>

話是這么說,可一時間林三酒還是覺得接受不了。她總覺得自己像是被誰耍了一樣……她努力壓制住心里的火氣,雙手死死地攥著褲子。

過了好一會兒,她猛地站起身來:“我出去走走?!?/p>

盧澤頭疼似的揉了揉太陽穴,也是精神很不好的樣子。

下車走了幾步,夜風卷著砂礫一陣陣地打在身上,微微的疼痛讓林三酒深切地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周遭靜寂極了,沒有半點雜音,人甚至能聽見血液從耳朵里流過的聲音?;蛟S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的情緒逐漸緩和了下來。

好靜啊。不過……是不是有點兒太安靜了?

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么似的。

林三酒微微皺起眉頭,目光落在了不遠處臟臟的雪鐵龍上。

對了……前兩次這個時候,田鼠不都已經過來叫他們起床了嗎?怎么這一次都到現在了,也沒聽見他的手機鈴聲響?難道他還沒醒?

想到這兒,林三酒三步并作兩步地來到了雪鐵龍前,有點擔心地叫了一聲:“田鼠!你醒了嗎?”

等了一會兒,車里依然毫無動靜。

她忍不住用袖子擦了擦車窗上的灰,彎腰往向里看去。

車里副駕駛的座位被放了下來當床用,旁邊隨意扔著幾個吃了一半的食品包裝袋。喝空了的飲料瓶、幾件臟臟的衣服唯獨不見田鼠的人影。

林三酒的心立刻提了起來,在車隊附近一邊張望一邊繞了幾圈。周圍什么也沒有,十分空曠,樹木早都化作了飛灰,一眼就能看出去很遠??墒莾扇ψ呦聛?,她卻連田鼠的腳印都沒看見一個。

正巧這時盧澤和瑪瑟一邊說著話,一邊開門下車了林三酒聽見響動,忙跑過去去揚聲喊道:“田鼠不在車里,不見了!咱們要不要去找找他?”

他們一楞,都沒想到田鼠竟然失蹤了?,斏獜埩藦堊?,正要說話的時候,忽然從車頂上傳來了一個慢悠悠的聲音。

“我說,你們還是不要找了,找也找不到的?!?/p>

三個人頓時一驚,條件反射似的往后退了幾步,抬頭朝車頂望去。

在夜晚銀白碩大的月亮下,兩個黑影一站一坐,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來的。炎熱的夜風從他們身上流過,影子浸在月光里,看不清楚面目。

剛才說話的,好像是那個坐著的人。他姿態閑適極了,從車頂上垂下了一只腳,聲音里含著戲虐:“你們這樣看著我干什么?你們也覺得我好看?”

三個人一時不知道說什么話好了;林三酒張張嘴,“你們把田”

就在這時,一旁站著沒說話的男人輕輕“嗤”了一聲,打斷了她;他朝前走了一步,忽然踏著雪亮的月光一躍而起,化作一道影子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頓時激起了一陣煙塵。

這個男人身材非常高大,一身強健得如同野獸般的流暢肌肉,充斥著危險的爆發力。他背上負著一把長長的、略帶弧度的刀,與武士刀有些形似可是卻沒有刀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系在身上的。只有鋼鐵鑄成的刀身,在黑夜里流著微光。

對于進化人類來說,從公交車上跳下來不難做到可是不知怎么地,這個男人身上的某種東西一瞬間拉響了林三酒等人的警報,他們的神色都戒備了起來。

男人抬起頭,朝幾人緩緩揚起了一邊嘴角,露出了一個幾乎稱得上是兇狠的微笑。

一瞬間,一股從沒體驗過的氣勢,如同海嘯一樣席卷而來。

好像被這個人抽走了空氣一樣,三人連呼吸都停止了一剎那。這絕對不是錯覺,也不是心理作用,而是實實在在、觸手可及、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壓力。在這種壓力下,就連站著都變得很困難了強撐了一會兒,瑪瑟第一個堅持不住了,咕咚一聲坐在了地上,臉色發白。

盧澤一臉的不甘愿,額頭盡是冷汗,慢慢地屈下了一個膝蓋。

林三酒覺得自己的心臟仿佛被對面的男人給捏住了,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著想要支撐她站穩。她戰栗著,努力壓制住自己轉身就跑的沖動。

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野兔在草原上遇見了美洲獅。

那是一種無能為力的絕望感對方和自己,根本就不是食物鏈上同一層的生物。

這個時候,林三酒“敏銳直覺”早已全開,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警告她:快點逃,快點逃,快點逃……

就在她支撐不住,即將要轉身就跑的時候,一直坐著說話的男人輕飄飄地跳了下來就好像平地里起了一陣化凍春風,吹開了千萬梨花,微微地撫過林三酒的臉頰剛才要殺人一般的威勢,立即減輕了不少。

一跳下來,他就指責了一句:“你嚇唬他們干什么?”接著轉頭安慰三個人:“沒事沒事,他就是這個臭毛病,你們別害怕?!?/p>

背著武士刀的男人哼了一聲,嗓音沉沉的:“是他們太差勁了?!?/p>

“……你們是什么人?”心跳緩緩地鎮定了下來,越聽這兩人的聲音,林三酒就越覺得耳熟:“你們找我們是想要干什么?”

“還有你剛才不讓我們去找田鼠,又是什么意思?”盧澤扶著瑪瑟站了起來,聽見林三酒發問,也忙插了一句。他雖然年紀小,可見事卻很靈敏自從那個說話很溫柔的男人跳下來以后,他就看出來了:這兩人好像沒打算對他們動手。

就憑對面那個眼神兇狠的男人,如果真的要殺他們,可能還要不了三十秒。

剛才坐著的男人確實如他自己所說,長得很好看,笑起來如同一瓣桃花似的,白牙閃閃發亮。他看了看三個有點狼狽的人,忽然笑著說:“你們還不清楚自己的狀況呢吧?”

三個人沒說話,背著武士刀的男人忽然開口了:“不但差,也很笨?!?/p>

林三酒頓時皺了皺眉頭可剛才的恐懼感仍殘存在心里,她最終咬著嘴唇什么都沒說。

“他們畢竟是剛開始沒多久嘛……”桃花男打了一句圓場,朝幾人說:“好了好了,我會從頭把事情告訴你們??礃幼?,你們沒怎么經歷過‘新世界’吧?”

盧澤和瑪瑟對視了一眼,有些猶豫地說:“我們經歷過兩次新世界,只有小酒還是第一次?!?/p>

桃花男聞言頓時吃了一驚,睜圓眼睛望著他們:“兩次?難道你們連著兩次經歷的都是e級世界?”

“……e級世界是什么?”盧澤迷茫地問了一句。

“咦?”桃花男頓時一副很棘手的表情:“……真是的,沒想到居然會遇見這么新的新人。聽好了,在新世界降臨的眾多平行空間里,按照生存的難易度不同,是分了從e到a五個等級的。你們玩過游戲吧?對,就是像游戲一樣你問誰分的?某個地方的人分的,說了你們也不知道??傊?,為了能夠更好地適應新世界,就劃分了這么五個等級,e級可是最輕松的?!?/p>

聽見“最輕松”三個字,瑪瑟臉色頓時一變,不過到底還是沒說什么。

不過她身邊的盧澤卻一下跳了起來,白皙的皮膚泛起了紅,忍著氣說:“最輕松?在戰爭世界里,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嗎?到后來,適齡士兵都死完了,戰場上廝殺的盡是瘦成骨頭一樣的小孩子……這怎么能算輕松!”

“身為平常人,居然能在末日來臨以后還堅持了這么久,真是一個輕松的世界啊?!碧一邢袷枪室鈿馊艘粯?,笑容涼涼的:“你要知道,一旦過了e級,哪怕是進化人類也都變得像草芥似的,保得住今天保不住明天……就像你們現在一樣?!?/p>

“極溫地獄……是哪個等級?”林三酒忍不住問道。

桃花男看了她一眼,笑著說:“D級?!?/p>

林三酒臉一白。

這個叫他們一連死了兩次的地方,僅僅只是D級而已?那c級和以上會是什么樣子?想到這兒,她聲音都有點發顫了:“這個級別,是怎么判定的?”

“說到這個,就跟你們眼下的處境有關系了?!碧一谢謴土藙偛排馊谌诘男Γ骸八衑級以上的新世界,都會隨機出現……嗯,怎么說呢,相應難度的地區陷阱。我們叫它‘副本’?!?/p>

“副本?”三個人異口同聲地重復了一句。

“就是一個名字,其實叫什么都無所謂,只是這個名字最通用??傊?,副本里一般是各種各樣的生死危機……就像游戲里一樣,只有活著闖關成功,你們才能從副本里走出去。對于這個副本而言,每一次死亡,倒數就會減少一次,三次機會用完了,到時也就真的死了?!?/p>

“那……我們現在真的只有一次機會了!”林三酒怔怔地說。

“沒錯?!背龊跻饬系?,開口的是背著武士刀的男人?!澳銈兦皟纱蔚谋憩F,真是差得叫人想哭?!?/p>

林三酒忍氣吞聲地咽下了要說的話確實,連著兩次全軍覆滅,好像是有點太那個了……

眼看氣氛被同伴一句話打擊到了谷底,桃花男忙苦笑著說:“也不能怪你們,你們的對手比你們經驗豐富太多了……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離之君,他叫黑澤忌。這一次,我們是來幫忙的?!?/p>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