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異想天開朱平安

Billion Dogs 朱郎才盡 2120 字 2020-10-14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在魏國公他們三人送葬的眼神中,朱平安堅定地走向帥帳門口,步入陽光中。

走到門口時,朱平安停下了腳步。

魏國公等人見狀,以為是朱平安后悔了、膽怯了,不過他們能理解。

畢竟,在他們看來,朱平安現在出去解決亂兵問題,其實等同于尋死。這些亂兵足足有三千,而且是殺了黃侍郎的亂兵,已經不存在被勸解的可能了。朱平安這個時候出去,肯定會被亂兵第一時間殺死。

害怕死亡,不是很正常嗎,這是人之常情,天底下哪有什么不怕死的人啊。

他們自己不也害怕死亡嗎,所以看到朱平安停住了腳步,他們甚至還有些欣慰。

“伯父,何公公,你們別寫遺書了,用寫遺書的筆墨紙硯,寫免死券吧?!?/p>

朱平安站在門口,頓住腳步,扭頭對魏國公、臨淮侯還有何公公說道。

“哈?!”

“寫免死券?!”

魏國公他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直愣愣的看著朱平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伯父,何公公,麻煩你們寫三千份免死券,別忘了用印?!?/p>

朱平安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說道。

魏國公愣了兩秒后,不由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向朱平安,苦笑道,“寫免死券?!呵呵,賢侄,你還真是少不更事、異想天開。我們就是給自己寫再多的免死卷,那些天殺的亂兵也不認啊?!?/p>

“呵呵,賢侄,不是數量的問題,別說寫三千份免死券了,就是寫三萬份免死卷也沒用啊。外面那些天殺的亂兵,怎么可能會認免死卷?!?/p>

臨淮侯也是報以同樣關愛智障的眼神,哭笑不得的對朱平安說道

“呵呵,小朱大人,你有點把雜家逗笑了”何公公搖頭不已。

在他們的笑聲中,朱平安微微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伯父,何公公,這三千份免死卷不是給我們的,而是給外面的三千亂兵!”

哈?!

我們沒有聽錯吧?!免死券給外面的三千亂兵?!

魏國公他們聞言,驚訝的臉都變形了,嘴巴張的后槽牙都露出來了

下一秒后,魏國公三個死到臨頭的人,也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噗賢侄,你這是為下輩子做準備嗎?!亂兵殺了我們,我們還給他們免死卷,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這樣做,是給陰曹地府的我們積累福報,讓我們在下面過的好一些,托生一個好人家嗎?!”

朱平安無語的搖了搖頭,我可是在紅旗下長大的,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不是嗎?”魏國公他們詫異了。

“當然不是?!敝炱桨灿昧Φ狞c了點頭,正要給他們解釋一番,卻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喊打喊殺聲。很明顯,外面的亂兵已經搶完金銀珠寶了。

魏國公、臨淮侯還有何公公聽到外面的喊打喊殺聲,頓時笑不出聲來了,一個個嚇的臉色慘白,外面亂兵搶完金銀珠寶,下一步就是沖擊帥帳殺死他們了。

“伯父,何公公,來不及解釋了,請相信我,速速寫三千份免死卷,蓋章用印。此次能否平息兵變,這三千份免死卷便是關鍵所在。拜托了?!?/p>

朱平安揖手向他們深深一躬,語氣誠懇的說道,然后轉身快速向帳外走去。

魏國公他們詫異的看著朱平安,堅定的大步的走出了帥帳,向亂兵走去

“他真不怕死啊”何公公看著朱平安的背影,自言自語道,“讀書人慣是貪生怕死,雜家還沒見過有如此膽氣的讀書人吶”

“還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魏國公喃喃。

“他不是初生牛犢,他是昂揚少年”臨淮侯微微搖了搖頭,莫名其妙的對朱平安有了一絲信心,臨淮侯也覺的有些難以理解,可就是有了一絲信心。

“那我們是寫遺書,還是寫免死券???”魏國公扭頭看向臨淮侯和何公公。

“免死券吧”何公公毫不猶豫道,他一介太監,壓根用不了寫遺書。

“免死卷吧?!迸R淮侯也開口道。

魏國公詫異看向臨淮侯,畢竟寫遺書的建議還是臨淮侯提議的,怎么改主意了。

“我們躲在帳內,子厚挺身而出,臨行前拜托我們寫免死卷,我們總不能辜負子厚所托吧另外,遺書等到最后一刻再寫也不遲”

臨淮侯望著帳口,失神道。

“你們唉,免死卷就免死卷吧,我也跟你們瘋一回吧”魏國公跺了下腳,然后撅著屁股在帥帳犄角旮旯翻出來了筆墨紙硯。

魏國公他們三人席地而坐,裁減宣紙,埋頭開始寫免死卷。之所以席地而坐,是因為帥帳內的桌椅等都被朱平安之前指揮親兵拉出去再建防線了。

帥帳外,三千亂兵已經搶完了金銀珠寶,再一次開始沖擊帥帳門口的防線。

這一道防線用桌椅等物建造,比上一道肉盾防線要堅固,親兵用力的推著桌椅等物阻擋。不過,即便比上一道防線堅固,但是在三千群情激憤的亂兵沖擊下,也是搖搖欲墜,似乎下一秒就要被亂兵給撕破一個口子。

“狗官不給我們活路,我們也不給狗官活路,殺狗官??!”

“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狗官,還我妻糧、兵餉!”

“狗官,黃侍郎還在下面等著你們,我們送你們去跟黃侍郎作伴!”

“兄弟們,開弓沒有回頭箭,殺了狗官,搶回我們的兵餉妻糧,投倭寇去”

群情激憤的亂兵瘋狂的沖擊著帳前防線,扯著嗓子對著帥帳一片喊打喊殺。

朱平安從帥帳走出,堅定的走向搖搖欲墜的防線,走向瘋狂的亂兵,一臉淡定從容,口中輕吟:

“少年俠氣,交結五都雄。肝膽洞,毛發聳。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推翹勇,矜豪縱。輕蓋擁,聯飛,斗城東。轟飲酒壚,春色浮寒甕,吸海垂虹。閑呼鷹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樂匆匆”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