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潛龍在淵 第1505章 大魔頭

逍遙侯 大司空 4316 字 2020-09-16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要帶元妃費氏出宮,必須獲得皇太后的首肯。所以,李延清一大早就來到了宮門前,遞牌子請見。

在宮外,李延清可謂是權勢滔天,無人敢惹。然而,借李延清八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在皇太后面前張牙舞爪。除非,他的腦袋被門夾了。

也許是皇太后比較忙,也許是別的什么原因,位高權重的李延清在宮門前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方有宮里的小內侍前來召他進宮。

在前邊引路的小內侍,大約十七八歲的年紀,長得倒也算是眉清目秀。

李延清快走了一步,和小內侍肩并肩的一起前行,異常親熱的打招呼說:“不知閣長高姓大名?”

按照不成文的慣例,內閣宰輔們之外的臣子,對這些宮里的普通閹人內侍,一般尊稱為“閣長”。

閣長原本是對宮里中級內侍的尊稱,李延清為了表示對小內侍的敬意,故意抬高了他的身價。

這就和普通老百姓,因為沒啥文化,也搞不清楚軍漢們的品級,籠統的尊稱為“太尉”,大致差不多的意思。

以李延清的顯赫權勢,遇見眼生的小內侍,也要客客氣氣的套近乎,以免惹禍上身。

“李寺卿太過客氣了,小人不過是皇太后娘娘身旁負責灑掃的內侍罷了,賤名不敢有污李寺卿您的貴耳?!?/p>

小內侍的態度很端正,一口一個李寺卿,然而,骨子里卻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氣。

在這皇宮之中,哪怕是皇太后身邊的小貓小狗,也要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

盡管碰了小內侍的冷釘子,李延清卻只能裝作沒事人一般,顯得渾不在意。

此前,李延清在宮門前白站了一個多時辰,他擔心皇太后此時的心情可能不太好。

為了避免拜見皇太后的時候,碰到了倒霉的事兒,李延清不得不拉低身段,笑呵呵的說:“閣長說笑了。在下雖然愚鈍,卻也知道,能夠侍奉于皇太后娘娘身旁的閣長,豈是一般人可比?”

這話就很有些肉麻了!

無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哪怕是人中龍鳳的李延清,因有求于人,也得擺正姿態,說軟和話。

客觀的說,因管束極嚴,李中易身邊的內侍們,一個個都乖順異常,從來不敢給朝中重臣們臉色看。

小內侍被逗樂了,一直緊繃著的臉,逐漸換成了笑顏。

“難怪長公主說,李寺卿能屈能伸,不愧是大丈夫也?!毙仁痰囊幌?,倒把李延清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百思不得其解,何時何地,他得罪過長公主那個大魔頭呢?

長公主,可不是一般的公主,她不僅是當今皇太后嫡親的獨女,更是當今皇帝一直寵愛有加的幺妹,屬于李延清絕對惹不起的天上龍女。

小內侍既然打開了話匣子,李延清投其所好,順勢弄清楚了他的姓名。

原來,這名小內侍姓吳名用,原本確實是負責灑掃的低級內侍,幾個月前剛被提拔進了太后的寢宮。

能進太后寢宮里伺候著的內侍,都不是一般人,李延清心里有了底,態度也就更加的誠懇,想套問太后娘娘的心情如何。

然而,吳用卻閉緊了嘴巴,死活不肯透露半點內情,令李延清始終不得要領。

來到慈明殿前,李延清整理了一番官袍和官帽,正欲邁步前行,卻聽見一旁傳來清脆的嬌斥聲,“李大寺卿,你還知道來見我???”

李延清一聽這極為熟悉的聲音,不由一陣頭皮發麻,不好,長公主這個大魔頭露面了。

“臣李延清,拜見長公主殿下,長公主殿下萬福?!弊鸨坝行?,由不得李延清不下拜。

長公主李玉馨,蹦蹦跳跳的來到李延清的身前,笑瞇瞇的說:“李大寺卿,我讓你辦的事兒,如今辦得怎樣了?”

李延清見實在是躲不過去了,只得躬身低頭,小聲說:“回長公主殿下,在下無能之極,竟然沒有找到那人,實在是慚愧之極?!?/p>

“哼,找不到?恐怕是不想認真找吧?”李玉馨斜睨著李延清,似笑非笑的說,“以你李大寺卿的能耐,莫說找個大活人,就算是找宮中地洞里的老鼠,也是手到擒來吧?”

李延清硬是被唬出了一身冷汗,這種足以致命的流言,居然傳入了眼前這個大魔頭的耳中了,實在是要命??!

在皇家之中,皇帝所生的幾個皇子或是公主,都非常有教養,也很有禮貌,沒有絲毫的驕嬌二氣。

他們看見了李延清,都會十分客氣的率先行禮,以示尊重父皇身邊心腹近臣的地位。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長公主李玉馨是皇太后中年所得之女,含在嘴里怕化了,握在手心里怕摔了,一直愛若珍寶,養成了嬌縱的性子。

李延清哪里惹得起這種大魔頭?

“回長公主殿下,在下真的是無能為力,不信……”李延清正欲堵咒發誓,卻被李玉馨擺手攔住,“哼,你自己說說看,你都撒謊多少次了?信你才怪?!?/p>

李延清暗暗叫苦不迭,大魔頭交辦的事兒,哪怕他已經完成了九十九次,只要有一次滿足不了她的要求,就給全盤推翻了,真是難做人吶!

實際上,李延清已經找著了那人。不過,他非常懷疑長公主要找那人的用心,所以,他寧肯撒謊挨訓斥吃排頭,也不敢說實話。

萬一,長公主和那個書生鬧出了私情,長公主本人不可能有啥大事,而他李延清可就危險了,輕則丟官罷職,重則腦袋搬家,何苦來哉?

“李大寺卿,你好,好極了,做官的時間不長,推脫敷衍的本事,倒是學了不少啊?!崩钣褴暗芍浑p鳳目,怒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點小心事,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以你的本事應該已經找到了他吧?”

“在下無能,真沒找到,真沒找到……”李延清打死也不敢承認,連連擺著手,直承無能為力。

再怎么說,李延清也是皇帝寵信的心腹重臣,底氣還是十足的。另外,以皇帝的英明睿智,也不可能由著李玉馨的性子,任其肆無忌憚的干預宮外之事。

李玉馨雖然刁蠻任性,卻絕不是笨蛋。她也知道,私下里找書生那事,確實難為了李延清,不能逼迫得太緊。

“元妃、端嬪、靜嬪、蘭嬪和雪嬪,她們幾個都在母后身旁。你自己看著辦吧,別怪我沒提醒你哦?!崩钣褴绊樖炙土藗€大大的人情,令李延清完全促不及防。

就算李延清是個大笨蛋,他也聽得懂李玉馨的話外之音,太后娘娘恐怕是想讓他帶著宮里的四嬪和元妃一起去蜀地吧?

端嬪韓湘蘭和靜嬪葉曉蘭,都是內書房的女記室,協助皇帝處理過很多政務。

太后娘娘讓她們去皇帝的身邊,恐怕是想讓她們去替皇帝分憂,擔心皇帝勤于政軍事務,太過于勞累了吧?

至于雪嬪金彩嬌和蘭嬪趙雪娘,都是膝下尚無子女的宮嬪,太后娘娘的心思,恐怕是想讓她們倆早日懷上龍種吧?

進了慈明殿之后,皇太后果然把難題砸到了李延清的頭上,明他帶著四嬪和元妃一起出宮去蜀地陪伴皇帝。

由于李玉馨提前透了口風,李延清已經有了準備,他長揖到地,不慌不忙的說:“臣謹遵皇太后娘娘的圣諭?!?/p>

進殿之前,李延清就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实鄄辉诰┑臅r候,李延清硬頂著不答應下來,除了惹皇太后動怒之外,沒有半點好處。

畢竟,以皇太后之尊,安排幾個宮嬪去伺候皇帝,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李延清根本沒有婉言推拒的借口。

護送宮妃宮嬪出京,李延清勢必要調動兵馬隨行保護,這就牽扯到了很多方面的手續了。

盡管,警政寺的麾下,掌握著一支一萬多人的機動巡警力量。但是,李延清卻無隨便大規模調動的權力。

首先,全天下的調兵遣將的權力,都掌握在總參議司作戰房的手里。

換句話說,李延清這個警政寺卿,若想調動超過百人以上的巡警離京,必須經過總參議司作戰房的批準。否則,就是擅自調動兵馬的滔天大罪,必須掉腦袋。

其次,兵馬離京,必須事先規劃好詳細的出城路線,并去九門提督衙門進行必要的備案。

沒辦法,規矩大于天,李延清哪怕再不樂意,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等一切手續辦妥,李延清領著五百名全副武裝的巡警,護送著一妃四嬪的車駕,浩浩蕩蕩的離開了京城,直奔蜀地而去。

出于安全考慮,宮里派來的三百余名背弓帶刀的大內侍衛,再加上一大堆的女官和宮婢,使整個離京隊伍的總數,超過了千人之多。

從陽平關到劍州城下,區區三百余里地而已。但是,由于山路異常崎嶇難行,正常情況下,需要行軍八到十日。

按照廖山河原本的設想,蜀軍敗退出陽平關后,應該燒毀棧道,阻擋漢軍主力進攻劍州。

然而,實際情況是,陽平關內的大火,將蜀軍的敗兵們嚇破了膽,只顧著逃命去了,竟然忘記了燒棧道這么重要的事。

于是,廖山河派出的先遣工兵營,直到距離劍州十余里的潛山沖,才被迫停下了前進的步伐,轉為修理棧道。

廖山河趕到施工現場上,仔細的觀察清楚現狀,不由皺緊了眉頭。

別看蜀軍僅僅只是拆毀了十余里的棧道,如果按部就班的展開修復工作,至少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問題是,數萬主力大軍,深入大巴山區,坐困于叢山峻嶺之中,幾乎沒有獲得就地補給的可能性。

處于中軍位置的李中易,很快就得知了前方道路遇阻的消息。不過,他并沒有去前沿陣地,而是選擇了就地宿營。

在李中易看來,既然選擇了廖山河為行軍大總管,那么,指揮作戰的相關事項,都應該充分交給廖山河,此所謂用人不疑也!

將領們指揮大軍作戰的能力,并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從戰爭中不斷的學習戰爭規律,然后舉一反三,推而廣之。

說白了,在戰前的軍事會議上,總參議司作戰房的參議們,已經充分考慮到了棧道很可能被燒毀的情況出現,已經制訂了較為妥善的應急作戰計劃。

更重要的是,在漢軍已經拿下了整個漢中平原的情況之下,后方的糧食補給運輸線路,已經被縮短到了不足四百余里而已。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補給的能力!

有整個漢中平原的糧食儲備作為補給的基礎,可謂是手里有糧,心里不慌。

充其量,奪取劍州的戰役,被推遲一個半月而已,真的沒啥大不了的。

果然,李中易扎下中軍大營不久,前邊就傳來了廖山河的決定:選派三千人的勇士,組成決死營,由廖山河親自帶隊,攜帶6磅火炮三門,以及兩門回回炮的主要部件,星夜兼程,翻山越嶺的趕赴劍州城下。

李中易的手里拿著新鮮出爐的作戰計劃,不由微微翹起嘴角,廖山河真的歷練了出來。

山區作戰,人多并一定全是優勢。因為山道崎嶇,兵馬再多,也無法在攻擊正面,完全展開攻擊隊形。

受限于后勤補給的壓力,在山區之中的人多,反而會是極大的劣勢。

相比于新敗的蜀軍而言,漢軍拿下了險惡的陽平關之后,正是士氣大振,軍心可用之時。

與此同時,漢軍掌握著劃時代的進攻兵器,回回炮+雞尾酒,以及6磅的火炮。

陽平關之戰,驗證了回回炮+雞尾酒的威力和有效射程。只要,廖山河在劍門關附近,找到高度合適的山頭,布置下攻擊陣地,劍州并不是很難拿下。

擁護劃代優勢的武器,使漢軍獲得了降維打擊蜀軍的能力,這就使得原本異常艱難的攻城戰,眨眼間,變得容易了許多。

傍晚時分,李中易負手立于山頂,迎著夕陽,極目向南遠眺。

在李中易的前半生中,成都府始終是個繞不過去的地方。想當年,李中易絕境逆襲,從階下囚,到河池建軍,再到如今的整個中原之主,甚至連小老婆都曾是孟昶的貴妃,這其中和成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是不可能割裂的。

成都,朕來了!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