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8章 斬盡殺絕、天誅地滅

天下第一醫館 貴族丑丑 3266 字 2020-09-16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這幾日里,林素音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找墨白鬧了。

宮中事情平息后,林素音見明王府安然脫線,心里的牽掛自然又落到了親弟弟林定宇頭上。

她來找墨白問,墨白卻是不好作答。

林定宇能放嗎?

肯定是不行的,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南軍禍亂國朝的事情被公開,這豈是區區楚若才一條命就能交代的?

現在的情況,就算墨白想放了林定宇,也根本做不到。

南軍落了如此大的把柄到國朝手上,文武百官能輕易放過?

如果不能從林華耀身上狠狠咬下一塊肉來,林定宇這條人質,就休想走出天牢一步。

在這件事上,不管是墨白,還是老九,亦或胡慶言,誰都無法擅自做主。

所以當林素音來問,墨白能怎么辦?

只能是繼續敷衍著,告訴她林定宇生死無憂,只是暫時還出不來,要等南軍和國朝進一步磋商以后才能有結果。

起初,林素音聽罷倒也并未多說什么,只是點點頭便轉身走了。

見她如此好應付,墨白正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卻不知林素音其實早已不將救林定宇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了。

見他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態度,林素音也不多說,一轉頭,便要出府去找楚若才。

這下子就麻煩了,讓她去吧,楚若才之死,還有宮中的事必然就瞞不住了。

沒有辦法,府中只能以局勢不太平為由,阻攔她出府。

可弟弟生死未必,林素音哪里能夠安坐的???

見明王府執意不讓她出門,她便退而求其次,讓明王府傳信,命楚若才過府來見。

讓楚若才來見?

阿九恐怕是沒這本事的,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無奈之下,只能去找陸尋義商量。

陸尋義聽聞之后,云淡風輕,直接一揮手,讓阿九放心,這事交給他處理。

阿九見陸尋義有辦法幫他,自是長出一口氣,對陸尋義千恩萬謝。

他前腳一離開,陸尋義就派人去找寧兒,讓寧兒將楚若才已經死了的消息,直接告訴王妃。

寧兒見陸尋義一臉嚴肅交代,以為是府中改變主意了,她一貫比較怕陸尋義,也不敢多問。

從陸尋義這兒回去之后,就立馬將楚若才的死訊告訴了林素音。

一聽說楚若才被斃于宮中之事,林素音當場大驚失色,幾欲昏厥。

強打精神后,她第一反應就是慌不擇路的直奔墨白而去。

她雖長居府中,消息不通,但她到底生于官宦之家,一聽楚若才死了,她就知道事情遠比自己以為的還要嚴重太多。

楚若才是什么人,在南軍是什么地位,有誰能比她林素音更了解情況。

毫不夸張的說,在南軍,在父帥眼中,楚若才的重要性,絕不遜色于她與林定宇姐弟,甚至猶有過之。

國朝連楚若才都殺了,事情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國朝還能輕易放了林定宇?

林素音慌亂之間去找墨白,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再無其他辦法了。

之前還可以去找楚若才,現在連楚若才都死了,她舉目四望,這偌大京城,再無可相求之人。

她只能求墨白了。

可就在她見到墨白的一剎那,她腦中思緒卻是忽而一頓。

隱約間,一個剛才被忽視的問題浮上心頭。

楚若才似乎……

似乎就是死在墨白手上?

將這一切鬧大到如此不可收場地步,要將林定宇逼上死路的,似乎正是眼前這個自己正欲拋棄尊嚴,低頭跪求的男人……

…………

……

或許大多數女人,在思考某些問題時,邏輯總是很清奇的。

她意識到了是墨白殺了楚若才,是墨白將林定宇置于斷頭臺的事情后,腦海中最先反應的只有一個詞。

“諷刺!”

她幾乎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自己這多日來,對眼前這個罪魁禍首的祈求與期待。

諷刺過后,緊隨而來的就是悔恨。

她記起正是自己讓林定宇住進明王府。

這個她曾認為是唯一能夠讓她有能力保護她弟弟的地方……

羞惱、憤怒、驚慌、茫然、無數情緒交織的林素音,在這次見墨白的時候,顫抖著嘴唇,最終沒能說上一句話,還是暈厥了過去。

……

在林定宇這件事上,墨白對林素音是有愧的。

所以當林素音來問罪的時候,他確實底氣不足。

不過他雖有愧,卻并沒認為自己走錯了,更不會去否定自己做過的事。

自從踏上了這風波場、生死路,許多事情,根本就無法用對錯來一言以概之。

是他設局,讓楚若才入套,可墨白不設局,楚若才就不對付明王府了嗎?

不錯,這其中林定宇好像很無辜。

可棋盤上楚漢相爭,有那一顆棋子是真正無辜的?

想想當初,陸尋義身陷南軍,林定宇又何嘗不是以南軍少主的身份,想從陸尋義身上找突破口對付明王府,以在林華耀面前立功?

雖然最后未能功成,但這足以說明,林定宇也早已走上了棋盤。

墨白對林素音有愧,對南軍、對林定宇并沒有半分愧疚。

所以他面對林素音,會有氣短,卻還不至于真的無臉見人。

男人總是理智的,此時,再次被逼上了墻角的墨白,沉默半晌之后終于還是開口了。

客廳里外都一片寂靜。

黑衣衛也是有眼色的,這幾日明王的窘迫場景,他們早已見識過了。

又見王妃上門,他們很自覺的回避。

偌大廳中,墨白聲音響起:“你這幾日數次來找我鬧,口口聲聲說我騙你,現在我就算再如何解釋,想必你不想聽,也不會信?!?/p>

林素音漠然盯著他,對這話,沒半分反應。

墨白有點受不了她的眼神,站起身來,背對著她才繼續道:“關于林定宇,你要聽實話是吧,可以?!?/p>

林素音的眼神不再漠然,呼吸也明顯慢了。

“就目前來說,他應該是死不了的,只要林……你爹不公開反了,國朝就不會殺林定宇。但現在,也沒人能放他出來,他恐怕會被一直關著?!?/p>

“這還用你告訴我?”林素音聲音帶著幾分放松,也有幾分譏諷與不滿。

墨白默然片刻,轉身面對林素音:“這幾日你不管時間地點,也不管有人沒人在身邊,只要見我就發作……”

說到這里,只見林素音的臉色驟然轉冷,墨白立馬話風一轉:“好,你直說吧,到底想讓我怎么做,你才能罷休?!?/p>

“放了定宇,并且護送他回到南粵?!绷炙匾舫谅暤?。

“我剛才的話,你是沒聽明白,還是不信?”墨白眉頭微皺。

林素音和墨白對視片刻,一字一句道:“定宇還只是個孩子,他此番乃是被迫來京,這世上,他唯一的依靠只有我。我絕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身陷囫圇,更不能成為害他的兇手。墨白,定宇是因你落得這番處境,你必須救他出來,否則……”

墨白臉色肉眼可見的轉冷,原本平靜的眸子也開始寒意漸閃,同樣一字一句問道:“否則如何?”

這一次反而是林素音不敢對視墨白,她微微低頭,隨即轉身:“三天,我就等三天,定宇若不能安然無恙走出天牢,我無顏于世茍活!”

她話一說完,就渾身猛然一顫。

身后一股森然殺氣憑空而線,隨之轟然爆發,林素音沒回頭,微閉目,再睜眼,抬腳離去。

當她走到門口,身后終于有聲音傳來,出乎意料的平靜:“林素音,你知道的,我是一個醫者,治病救人才是我的本分?!?/p>

林素音腳步微頓,不知其意。

等了稍許,卻沒聽到身后再有聲音。

正欲抬腳離去,卻忽只見面前光芒瞬息暗淡,微抬眸,就見墨白的身影已經擋在身前。

墨白身量略高她半個頭,她抬眸注視著面前背影,忽如其來,只覺這背影突然之間陌生了起來。

墨白緩緩轉身,看著林素音,臉還是那張臉,看不出怒氣,聲音也依然平淡:“可若連你和我的孩子都保不住,我還當什么醫者?”

說罷,墨白轉身。

“等等!”林素音看著他陌生的模樣,不由自主開口:“你什么意思?”

“呵!”墨白輕笑,隨之抬腳,身影模糊:“林素音,你可以吵,可以鬧,可以讓我在大庭廣眾丟人,這些我都能忍。但你拿你和孩子的命來威脅我,很好,那我給你答復?!?/p>

墨白身影消失不見,卻有輕言慢語,回響林素音耳邊:“你若敢死,我墨白對天發誓,此生必將林家滿門上下、不論老少……”

“斬!盡!殺!絕!”

“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平靜的聲音在林素音耳邊回蕩,林素音的面色早已蒼白,渾身顫抖間,手抬起指著墨白離開的方向:“墨白,你敢!”

周邊不少黑衣衛,被她的大喝驚出身形,見王妃無恙,幾名黑衣衛對視一眼,又無聲隱退。

一直等在外面的寧兒卻跑了進來,正好瞧見林素音身形顫抖著,連忙快步過來。

還不等她到,林素音便身形斜傾,暈倒在地。

寧兒大驚,卻還是沒來得及扶。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一秒記住【云錦網 www.517167.tw】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下载